首页心灵鸡汤 › 我不是胖,我只是灵魂比较强大

我不是胖,我只是灵魂比较强大

来海航3月有余,听到我们女同事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最近胖了,我要减肥,所以想聊一篇最近的所见所想。

 

 

好朋友华仔约我吃韩国烤肉,我欣然答应了她。

上次我们是约在一家中餐馆,一坐下来,向来无肉不欢的她,竟然点了一盘小白菜,美其名曰官府娃娃菜,说正在减肥,于是我俩吃得点到为止,连我们之间的话题都变得云淡风轻。

现在她竟然约我吃韩国烤肉,是在庆祝减肥初见成效吗?谁知她一边翻腾着烤盘上吱吱冒烟的五花肉一边仍然振振有词的喊着减肥,于是我打断她,最近都在忙什么?

她说自从换了这个机械类的公司,每天拼命追赶,想考个什么专业资格证;借着老爸给她的钱投资了一家四川面馆,又入股了一家什么咖啡馆,业余时间去高新区恶补英语,说明年要去英国找她男朋友......

我说过的挺充实啊!

她说:是啊,可是我还是减不下肥来。现在又这么累,再不吃点高热量的东西根本挺不过去。

她一边吃一边自责,那纠结的样子又沮丧又挫败。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三头六臂有梦可追的女小强,只是一个对自己狠不下心来的没出息的死胖子。

她的样子仿佛在说:我减不下肥,我有罪。

我心里很难过。隐隐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

上个月去参加同学聚会。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工作两年小有成就的佼佼者,而是两个发胖的女同学。

因为我们有聚会的时候穿班服的规矩,所以在群里统计班服号时,在L号的基础上,她们一个要了XXL,一个要了XXXL,我还有点不信,待见到真人,两个美貌小妞,已成了两个圆球。

我差点问,你们是怎么搞的啊?可是,不出十分钟,我就喜欢死了这两个胖球。因为满场子只有她们最不藏不装,哈哈哈笑得最欢畅。

上来一道毛血旺,圆球A一看就说:“哇,我的最爱!”抄起筷子呼噜呼噜吃得特别香。她身边的人一定对她很接纳,她才能吃得那么理直气壮。

有人揶揄她胖时,她嘎巴儿脆地说:“我也不想胖,可是每天婆婆给我做一桌好吃的,要是不吃,显得多不尊重长辈!”胖于她,是生活的恩赏,是被家人宠爱的证明。

 

圆球B是我们班长,从前她的外号是“俄罗斯小孩”。那年夏天初见她,一头天生黄毛剪得又薄又短,皮肤白得发蓝,鼻子高挺,大眼睛眼窝深陷,乍一看人只有薄薄一片。

 

而如今,五官依然深邃,只是腰围暴涨。合影时有人大喊“俄罗斯大妈快点过来”,她乐呵呵跑过来笑道:“讨厌!叫俄罗斯阿姨不行吗?”一点儿都不介意被调侃,用幽默轻松化解掉尴尬。

 

而另一位美人,却果断拒绝了同学聚会,理由是:“我现在胖成这样,不好意思见人。”

 

其实她不算胖,身材只是丰腴。就因皮下如今多了一层薄薄脂肪,曾经的班花放弃了和同窗旧友们重聚的机会。活得那么带劲的女汉子,身上多出来的那点肉没有压垮她的积极上进,却压瘪了她的快乐自信。

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胖,而是对胖的自卑。

 

“伤害我们的从来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

很欣赏的一位专栏作家新果果发了新文,讲自己这么多年与胖的关系,那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耗竭战。

她写道:二十年如一日长期处在减肥状态中的我,最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我这么苦是为了谁?

悲悯通透如她,竟也遭此心劫。也许越是认真生活的人,越容易有执念,因为他们的自我期许高于常人。

全民热衷瘦身无疑是社会进步的象征,因为我们的物质已经丰富到不需要用胖来证明自己生活优越了;相反,你胖,说明了观念落后,自我管理差。

所以,很多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瘦身焦虑。没减下来的为自己减不下来惭愧,减下来的为偶尔多吃一口忏悔。

面对一块红烧肉,“吃与不吃”成了与“生存还是毁灭”同等重要的问题,因为这已经被提到了道德层面:这一口,关系到你是不是一个控制得了自己欲望的人。 这逻辑有点夸张,但很遗憾,很多人就这么想。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过:身体是我们安放灵魂的神殿,要保持他的清洁与美好。

 

身体是我们的,也不是,它只是我们这一世灵魂的容器,我们与这身肉身相处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十载,从这种层面上来讲,它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为什么我们非要与它争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有瘦身需求的人,请对自己的身体更耐心一些,要正确的疏导,但不要过分的节食压制,我也清楚的明白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不胖,所以多半人做不到对身体更耐心的疏导。但是没关系,我认为在“知道”与“做到”之间就应该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叫做修行,希望我们在完成这段修行的路上,除了瘦,美 和健康之外,获得人生更重要的要义吧。

 

最后希望我们海航的姑娘们越来越美,活得越来越潇洒。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海航之家 https://haihang-info.chinaglyoxal.com/?p=1525

上一篇:

下一篇: